全域建设美丽乡村 全面推进乡村振兴

日期: 栏目:技术教程 浏览:22812

浙江省是美丽乡村建设发源地_浙江省美丽乡村建设行动计划_浙江美丽乡村建设的发源地是在

湖州师范学院农村发展研究院 蔡颖萍​

行遍江南清丽地,人生只合住湖州。西塞山前白鹭飞,桃花流水鳜鱼肥。

湖州市位于浙江北部、太湖南岸,是环太湖地区唯一因湖得名的城市。湖州地处长三角区域的中心位置,距离杭州75公里、上海130公里、南京220公里,是这三大城市的共同腹地。湖州市下辖吴兴区、南浔区、长兴县、德清县和安吉县。

浙江省湖州市是习近平总书记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重要思想的诞生地,也是全国“美丽乡村”建设的发源地。经过十余年来的实践和努力,湖州市走出了一条以“市校合作、社会参与”为主要特征、“美丽乡村、和谐民生”为品牌特色的新农村建设的“湖州之路”。

全市农林牧渔业总产值年均增长6.99% ,2016年达223.1亿元,全市农业增加值年均增长7.16% ,2016年达134.8亿元,成为全国第二个基本实现农业现代化的地级市。全市2016年的人均可支配收入26508元(高出全省平均水平3642元);城乡居民收入比2016年的1.73:1(全省比例为2.07:1)。

湖州市已实现省级美丽乡村先进县区全覆盖,市级美丽乡村创建率近80%;以安吉县为主起草的《美丽乡村建设指南》成为国家标准。

湖州建设美丽乡村、推进城乡统筹发展的主要做法,概括起来可以用四个词表述:“统筹谋划、全面推进、改革驱动、合力共建”。

一、坚持统筹理念,总体谋划设计美丽乡村建设

2005年国家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战略部署提出后,湖州市委、市政府提出通过10年左右的时间,把湖州农村建设成为产业特色鲜明、生态环境优美、村容村貌整洁、乡土文化繁荣、社会秩序和谐、农民生活幸福的社会主义新农村。

主要是编制市、县(区)新农村建设规划纲要、县(区)域总体规划、城镇总体规划、村庄布局规划、村庄建设规划、土地利用规划等六大规划,并着眼于农房建设的节能、节地、美观与实用,设计一批具有地方特色的农村住宅图集。

科学设计载体:

为借智借力、互利共赢,2006年湖州市与浙江大学签订协议,开展全面、长期的战略合作为主载体。

二、突出全面协调,实施统筹城乡发展八大工程

这八大工程包括:产业发展、规划建设、生态环境、公共服务、素质提升、平安和谐、综合改革、党建保障

加快发展特种水产、蔬菜、茶叶、水果四大优势产业,稳定提升粮油、蚕桑两大传统产业,优化发展花卉、竹笋、畜牧三大特色产业,大力发展休闲观光农业。健全基础保障、生产经营、现代产业、科技创新、生态安全、公共服务6大体系。深入实施稳粮增效促进、特色产业提升、种子种苗振兴、生态循环提速、“互联网+农业”发展、休闲农业拓展、品牌创建强化、质量安全保障、农业人才培育、体制机制创新10大重点工程。

2016年,全市村级集体经济收入超100万元的村549个,占比为52.84%。

三、着力改革驱动,全面激发统筹城乡发展的内在动力

一是突出“三优先三集中三提高”核心(即优先尊重民意、优先保障民利、优先促进民富,农业资源向现代经营主体集中、农民居住向城镇和农村新社区集中、农村工业向开发区和功能区集中。二是实施农科教、产学研一体化新型农业科学技术推广体系改革,构建“1(一个教授专家团队)+1(一个本地农技推广小组)+n(若干个经营主体)”产业联盟,促进现代农业新理念、新品种、新技术、新模式、新管理的加速引进与应用。三是按照培育新农村建设复合型、领军型高端人才的要求,建立全国首个农民学院——湖州农民学院,重点培养具有大专以上学历文凭、中级以上职业资格证书的“学历+技能+创业+文明素养”型农民大学生,建设新农村建设领军型人才队伍。

四、凝聚合力,形成共建美丽乡村、推动城乡统筹发展的良好局面

成立“浙江大学中国农村发展研究院”“浙大新农村建设研究中心”“湖州发展研究院”“湖州农村发展研究院”“湖州新农村建设研究中心”,共建浙大新农村发展研究院湖州分院,围绕农村综合改革、土地制度改革、金融创新改革等重点难点问题积极探索,先后开展低丘缓坡综合开发利用、统筹城乡就业与完善农村社会保障等项目的研究和实践,制定出台一系列改革措施。

美丽乡村建设深度推进,其综合效应开始显现,乡村逐渐成为人们旅游的目的地,成为休闲产业发展的重要平台和载体。

在乡村,人们开始自觉地把美的生态、美的环境、美的产业、美的人文等等美的资源转化为美的资本,以乡村旅游为突破口,推动乡村休闲产业的发展,休闲业正成为乡村美丽经济发展,实现乡村振兴的重点业态。

五、湖州乡村美丽经济的发展历程

湖州市在美丽乡村发展的基础上,大力发展农村服务业特别是农家乐休闲旅游业和休闲农业。探索形成“景区+农庄”“生态+文化”“西式+中式”“农庄+游购”等多种乡村旅游模式;累计创办三星级以上农家乐、渔家乐、洋家乐299家;农家乐休闲旅游2016年共接待游客数2188万人、直接经营收入33.89亿元,分别同比增长18.02%、25.61%;湖州市下辖三县成为全国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示范县。

(一)依附景区景点的餐饮型农家乐诞生。上世纪九十年代,在安吉大溪和吴兴太湖沿岸萌发了以餐饮为主的农家乐。形成了大山深处饭店高密度集聚区和太湖边颇为壮观的湖鲜一条街。

(二) 依托生态环境的度假型农家乐发展。2003年全省推进村庄

环境整治“千万工程”,乡村环境开始改变。财富的增长,生活水平的提高,城市的度假需求开始转向环境改善了的乡村,带动了乡村避暑、度假型农家乐的兴旺,催生了安吉县的深溪、石岭、董岭,长兴县的顾渚、金山、水口等村成为长三角颇有名气的农家乐集聚村。

而今的长兴县水口被誉为“上海村”,每天都有数千名来自上海等周边大城市的顾客在此休闲度假。长兴的顾渚村、安吉的景坞村、南浔的荻港村被列入省级老年养老旅游示范基地。

(三)拉长农业产业链的多功能型休闲农庄崛起。伴随粮食市场化改革、效益农业的发展,以及土地流转带动的规模化经营,一些农技人员、工商资本开始投资农业,并利用农业园区,发展美食、会务、住宿,以及农事体验、农产品购物、农事节庆活动等综合性服务项目,休闲农业开始中兴起。涌现了杨墩休闲农庄、城山沟桃源山庄、移沿山生态农庄、荻港渔庄等一批知名农庄。

德清县、长兴县和安吉县成功创建全国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示范县,2017年,全国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大会在湖州举行。

(四)融入自然的修身养心型民宿的成长。随着湖州进入高速时代,拉近了湖州与长三角各大都市的距离,湖州的生态、人文优势进一步凸现,面向高端消费人群的“洋家乐”悄然兴起,带动了户外运动的时尚化,“裸心”成为休闲的时尚品牌。也吸引了都市文创人才乡村创业,高端服务品牌入驻乡村,“莫干山·洋家乐”开始走向国际,成为国际著名休闲目的地。2016年、2017年连续两届国际乡村旅游大会在湖州召开。

(五)突出村强民富的村庄经营型乡村旅游业兴起。安吉深溪村委会牵头组建农家乐合作社,规范服务标准,统一价格指导、票据管理和市场营销。

2012年,高家堂村以集体资产入股方式开展股份合作,引进社会资本,共同组建安吉蝶兰风情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来经营村庄,率先建设村域景区,2014年旅游收入达到680万元,集体经济增收200多万元。南浔荻港以渔庄和古村落为一体两翼,共同组建旅游发展公司,形成互为补充共同发展格局。

2015年1月,鲁家村股份经济合作社建立了安吉乡土农业发展有限公司,注册资本3000万元,村里将上级部门项目投资和美丽乡村建设补助资金全部转化为资本,与旅游经营公司合作组建股份公司,形成“公司+村+农场”带农户的“农业+旅游”发展机制,全域统一规划,首批十八家家庭农场落户,形成全国首个家庭农场集聚区,村集体资产从不足30万元增加到1个亿,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19500元增加到32500元。成为全国首批田园综合体示范项目。

(六)注重城乡融合发展的综合型休闲新业态发展。2012年市第七次党代会提出建设现代化生态型滨湖大城市的战略目标后,乡村休闲业迎来大发展。

投资200亿的“龙之梦”落户太湖边,拉风影视城、大年初一、绿野仙踪、安吉凯蒂猫主题乐园等一大批投资大、带动力强的休闲项目建成并发挥良好效益。南太湖旅游公共服务(集散)中心、红木房精品主题酒店、德清Discovery(探索)极限基地、郡安里•君澜度假区、长兴开元芳草地乡村酒店、上泗安隐居乡宿酒店、安吉县阿丽拉度假酒店、原乡小镇,以及海王集团湖州大健康产业等一批医养结合的养老项目、健康养生项目,湖州江南影视城等一批文旅综合型项目签约并启动建设。94个在建旅游项目总投资989.51亿元,2016年完成投资136.59亿元。

六、湖州美丽经济发展的成效及影响力

乡村旅游带动了乡村休闲业的发展,切合了由城乡统筹到城乡融合的历史发展进程,顺应了物质生活日益富裕起来后人们对美好生活的需求。2016年,湖州接待旅客达到8000万人次,旅游经济总收入突破800亿元。

城乡之间的人流、物流和信息流的形成,促进了城乡之间资源要素的优化配置。坚持生态优先、绿色发展为核心的美丽经济—乡村休闲,不仅具有多产业的辐射和带动力,成为一种崭新的乡村经济发展模式。而且具有引领性、渗透性、包容性、多样性、价值性的特征,影响和带动乡村“产业兴旺、生态宜居、乡风文明、治理有效、生活富裕”,实现乡村振兴。

(一)促进农业的绿色发展,农业开始从供应链低端向高端的跨越。

绿色、生态、高效成为广大农业经营主体和各级党委政府的自觉追求。

农业基础设施的标准化改造,清洁田园专项行动的推进。现代生态循环农业示范创建,农业生产的主体小循环、园区中循环、县域大循环的生态循环农业体系建设。

无公害、绿色、有机食品的品牌打造以及农产品区域公共品牌、原产地地理标识、农产品政府质量奖的引导,农业生产标准化、品牌化体系逐渐形成。

(二)促进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创新发展,乡村文创和文化产业提升了乡村文化价值。传统文化的挖掘整理、“非遗”项目的保护、历史文化村落的创建,促进了传统文化在传承中创新发展。桑基鱼塘系统、淡水珍珠传统养殖与转化系统成功入选全国重点农业文化遗产名录。蚕桑文化、湖笔文化、茶文化、竹文化、渔文化等等地方特色文化嫁接现代文创在参与体验中传播光大。

荻港的笔道馆、莫干山的VR体验馆、安吉尚书垓的孝源文化、新市的蚕花节、长兴的大唐贡茶院,乡村的生态环境加上文化魅力不仅使乡村成为休闲度假的首选地、目的地,而且使本色的农产品凭借文化的附加而形成可观的溢价。

(三)促进了乡村休闲产业体系建设,城乡、产业融合构建乡村发展新格局。乡村休闲产业的巨大市场吸引了社会资本的大量进入。综合性游乐公园、旅游综合体,高端乡村酒店、个性化民宿,户外运动和房车基地,医养综合体和大健康项目,乡村学院和科普基地、众创空间和文创工作室等纷纷落户乡村。

促进了休闲商品、休闲时尚产业、休闲装备制造业的发展。丝绸小镇、美妆小镇加快建设,丝绸加工、毛织造加工、化妆品制造、游艺用品等四大类,12个行业小类的时尚精品产业体系初步形成。

一二三产业融合,推动了传统产业的转型发展。湖州的茶叶,形成了育种、栽培、加工、体验,品牌打造、文化传承的全产业链,湖州茶产业以占全省12%的茶园面积,7%的茶叶产量,贡献了21%的茶叶产值,茶叶总产值位列浙江首位,领跑全省。

(四)促进了资源要素的流动和优化配置,全要素生产率不断提高。

腾笼换鸟低效资源利用率提高。美丽乡村建设推动全域旅游发展,一些小散乱的厂房、出租效益低下的集体房屋、一些闲置多年没有得到充分利用的茧站、校舍,置换出来的办公用房,成为抢手的资源。

资源共享农户闲置房屋得到利用。典型的是德清莫干山洋家乐,通过租用当地农户闲置房屋,进行重新设计改造,形成独幢客房、个性化私密空间、管家式服务的经营模式。人尽其能农村富余劳动力就业渠道拓宽。在长兴县顾渚村,乡村休闲旅游的发展带动建筑、运输、装修、金融、保险、客运、农副产品产供销、商品零售等多个行业,提供了2000多个就业岗位。

(五)促进了乡村社会结构的改变,基层民主自治不断创新发展。

建立行业组织强化行业自律。莫干山成立民宿行业协会,69家民宿成为首批会员,长兴顾渚村以农家乐为核心,在产业链上建立农家乐协会,成立乡贤会参与美丽乡村建设和基层社会治理。2015年德清县在全省首创“乡贤参事会”农村治理模式,被列为全国社区治理和服务创新实验区;安吉县实现了乡贤参事会建制村全覆盖;南浔荻港村建立了由村内外60名乡贤组成的荻港村乡贤会。促进乡村社会组织发展,基层自治体系日趋完善。乡村的各类协会、合作社、自愿者组织、慈善组织、文体队伍、乡村俱乐部、创客联盟日益活跃,通过自我服务、自我监督,建构起日趋完善的乡村基层自治体系。

(六)促进了绿色生活方式的形成,生态文明意识增强行动自觉。从美丽乡村到美丽经济,生态环境的价值体现让乡村居民鼓了钱包、得了实惠,也树立起了生态优先的意识,增强了保护环境的行动自觉。

着力抓好农村垃圾的处理,建立健全“户集、村收、乡镇运、县区处理”的农村垃圾收集处理模式,积极推行垃圾分类处理、资源化减量化处理。

七、湖州乡村休闲业态发展面临的突出问题

(一)发展不平衡。一是区域发展不平衡,农家乐和民宿主要集中于生态环境好、与周边城市地形地貌差异性较大的山区、丘陵地带,平原地区发展相对滞后。二是业态发展不平衡,业态主要集中于短期度假、农事体验型,乡村文创、乡村养老、乡村康体健身等新兴业态比重不大,有的还处于起步阶段,导致产品的同质化。三是发展动能不平衡,东部平原地区受大气、水环境以及自然景观等影响,人们对发展乡村休闲旅游普遍存在畏难情绪,劳动力主要选择就近城镇创业、就业,随着美丽乡村建设的深化、治水治气的推进,水乡风韵得到恢复和重现,开始吸引工商资本投资,村级组织主要从事服务协调,农户从中获得务工就业机会,多个积极性的合力相对欠缺。

(二)发展不充分。一是产业发展不充分。2015年全市旅游业增加值154.83亿元,仅占全市地区生产总值的 7.43%,低于全国平均水平,特别是顾客人均消费水平不足200元,与长三角大都市圈的消费能力和水平不相适应。说明产业发展不充分,品牌效应不明显,追求顾客数量与提升消费质量两种动能未能联动发展,对买方需求的有效供给不足,发展提升的空间很大。二是要素不充分。适应乡村休闲产业发展的供地的改革创新需要立法部门的授权,乡村休闲业发展用地大多是租用、租赁,休闲农业用地主要通过配套生产附助用房的政策解决,由于目前相关法律和政策还不配套,权证不全,赋权不充分,加上金融服务的配套改革还不充分,导致融资难,影响了初期创业和后期发展。三是形态不充分。主要是传统产业转型慢,适应市场新需求的业态发展不足,传统手工艺、地方特色产品企业,如湖笔、绫绢和紫砂工艺品未能顺利转型为休闲产品制造业,规模小、产值低,从业人员不多。

(三)人才短板突出。一是突出表现在创意性人才不足。农户在涉及休闲领域创业时,缺乏产品创意、个性化设计、赢利模式规划等方面的有效指导,主要通过模仿或通过自我摸索积累经验,导致业态相对单一、雷同,难以满足个性化、多样化、多层次化的休闲消费需求,延续传统的规模化追求、陷于低层次的价格竞争。二是专业技术型人才缺乏。从休闲产业体系的构建来看,专业技术型人才的缺乏十分凸出,如乡村休闲养老、老人度假,仅能提供住宿、餐饮的服务,活动场地的提供,缺乏专业的医护人员,缺乏相应的健康档案,没能提供专业的养生健生指导,包括内部设施、外部环境建设等方面,缺乏为老人提供方便、提供应急服务的设计和设备投入。三是经营性人才流动和缺口大。对于一些上规模的经营主体来说,如何打造一个稳定的高水平的经营团队,是一个永恒的课题。

八、加快乡村休闲业态发展的对策建议

(一)完善政策供给,合力构建乡村休闲产业体系。一是构建乡村休闲业发展的政策体系;二是构建乡村休闲业发展的数据共享体系; 三是构建乡村休闲业发展规划体系;四是构建适宜乡村休闲业发展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体系;五是打造乡村休闲品牌体系。

(二)着眼共建共享,推进要素城乡流动优化配置。一是健全共享平台,农村产权交易平台、劳动就业和社会保障平台等;二是健全权益人利益保障机制;三是健全乡村“公享”市场开放机制;四是推进金融服务持续创新机制;五是深化用地制度改革。

(三)激活内生动力,促进美丽乡村建设转型升级。一是进一步推进资源资产化;二是进一步完善长效维护机制;三是进一步深化乡村精神文明创建;四是进一步鼓励和引导创新创业;五是进一步推进乡村社会治理创新。

(四)补齐人才短板,深化人才培育使用机制创新。一是坚持把乡村职业教育放在优先发展位置;二是完善农民学院建设和运作机制;三是加强乡村休闲业发展相应的课程建设;四是制定和完善农村实用人才培育、扶持政策体系。

(五)加大财政投入,促进社会公平发展成果共享。一是加大对“三农”的投入;二是创新财政资金投入方式;三是完善生态补偿机制;四是建立土地增值共享机制。

标签: